超级“图痴”粟裕:不谙地图,无以为宿将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打仗高手似乎都有些“怪癖”。
 
  彭德怀、刘伯承、粟裕、林彪四人都是打仗的高手,他们都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牌,不跳舞。滚滚红尘里,他们似乎都是“榆木疙瘩”,不大会“享受”人生。
 
  他们当然也有可怜的“嗜好”。
 
  彭德怀的嗜好是看书和下棋;刘伯承下棋也不来,只爱看书;林彪书也不爱,干脆就整天一动不动,“傻傻”地盯着地图,还一边看,一边吃时常会放屁的炒黄豆。
 
  粟裕也是个超级“图痴”,最钟情地图,不过他不爱炒黄豆。
 
  超级“图痴”
 
  许多人大惑不解,好奇地问粟裕,地图究竟有何奥妙?
 
  粟裕笑笑说,奥妙无穷!熟悉地图,熟悉地形,是指挥员的基本功,“不谙地图,无以为宿将”。
 
  这正是他百战百胜的法宝之一。
 
  他的作战参谋秦叔瑾回忆,粟裕用图有一个特点,“不仅看1/50000的地图,还要看友邻部队地区的1/200000图以及更大范围的1/500000图和全国1/1000000图”。
  也就是说,粟裕不只考虑战役、战斗,还从战略全局考虑问题。所以,“他总是把战役的局部和战略的全局结合得很好”。
 
  看地图不算粟裕的最佳境界,还要能背。
 
  秦叔瑾说:“在我所接触到的军事指挥员中,还没有一个像他那样精通地形图而又熟记战区地形的。”这就是背地图的功夫。
 
  一次战斗打响前,侦察员向粟裕汇报情况,粟裕忽然插问,那个村子有座石桥,还在不在?
 
  侦察员大吃一惊,说:“首长没有去,怎么知道?”
 
  粟裕当然知道,他早就反复察看过这一带的地图,背得滚瓜烂熟了。
 
  参谋崔协祥一次标绘地图时,将一段道路遗漏了,在一个山头少了一点。
 
  粟裕发现后,马上纠正好,严肃地说:“地图正确与否,对部队作战有严重影响,过去实战有血的教训,不能有半点粗心大意。”地图是须臾不离的珍宝,粟裕也就格外爱惜。
 
  用地图时,他要求干净平整,不许有一处污点,更不许将地图当做废纸糊贴墙面、窗户和包垫物品。
 
  如果行军时遇到大雨,粟裕总是交代先保管好地图,不许打湿一点;有时雨具不够,他宁愿自己淋雨,也要腾出雨具盖好地图箱。
  建国后,枪炮声停了,远离了战场,粟裕却依然对地图情有独钟,爱不释手。
 
  他的办公室和家里,最奢侈的装饰品不是进口的红木系列,而是各种地图。世界哪个地区发生了动荡,他就把那里的地图挂起来,随时关注事态的发展。
 
  一个老人回忆说,1970年的一天,他作为粟裕炊事员的弟弟,曾偶然到粟裕家做客,并获准进入书房看书。
 
  他走进书房后,顿时惊叹不已。
 
  书房很大,四壁全是各种小比例地图。他记忆最深的是东南亚和印度支那地图,因为此时越南正在进行抗美战争,中国也正在援越抗美。
 
  这几张彩色地图,牵动着赋闲的粟裕之心。
 
  不需要打仗了,但粟裕看地图时,还是带着分析研究看。看完了就背,直到牢牢记住为止。
 
  外出时,粟裕还会找来当地的军事地图,反反复复观察,一看就是老半天。
上一篇:闻一多长孙:祖父经历三次学潮 灰心离开青岛 下一篇:超级“图痴”粟裕:不谙地图,无以为宿将(二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