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一曼被杀害经过(一)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赵一曼烈士,四川宜宾人,早年加入共青团,一九二六年入党。一九三五年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第二团政治委员,后与日寇作战中受伤被捕。在狱中坚贞不屈,被日寇杀害。 
  一九三六年春,我在哈尔滨任伪满洲国滨江省公署警务厅特务科外事股长。当时哈尔滨的日本情报机关为了寻找所谓苏联通过中国共产党“搅乱”伪满洲国的事实,加强了北满洲国的情报网。 
  同年二月,召开了省公署所属二十七县的警务指导官会议,讨论有关情报问题。我提议“对捕获的抗日干部应进行更加彻底的审讯”。珠河县的首席警务指导官远间重太郎当时说:“珠河县正押着二十多名同共产党有关系的人,因为警务人员正忙着进行焚烧民房的事务,没有功夫去审讯。要是警务厅能派人去审讯就好了。”一周后,特务科长命令我去审讯,我就带着翻译(朝鲜人)出发了。 
  为了阻止抗日军的活动,日军企图把珠河县城周围几公里的地方变成无人区。当时驻珠河县的一个日军中队加上县警察队的八十多人,除每天进攻抗日联军第三军赵尚志部队外,另一任务就是焚烧和平居民的住宅。远间同参谋官天野义光隔日轮流指挥警察队执行这个任务。 
  我到珠河县一个星期后的一天下午约五时左右,远间率领警察队回县公署,我出门迎接他们时,看见他们押着一辆牛车,车上有两个妇女。远间指着躺在车上的那个妇女,向我报告说:“这个女人是在蚂蚁河畔战斗后从民宅跑出来的,被我们警长开枪打伤了,由于用的是七九步枪子弹,伤口很大,流血过多,把她解往省城,路上有丧命的可能,我们把她连同俘虏一同解来了。请快些审问吧,免得她死了。” 
  这个妇女,穿着一件黑棉衣,腰下被血染着,脸伏在车台上,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坐在她的身旁照料她。伤者头发散乱,大腿的裤管都被血灌满了,在不断往外渗。 
  我担心她马上死掉,得不到口供,从而失掉可能的情报,急忙走到她的身旁,叫喊道:“起来!”她从容地抬起头来看着我,看见她那令人望而生畏的面孔,我情不自禁地倒退了两三步。我让远间找个适当的审问场所。远间同县公所的翻译詹警卫商量之后,决定在马料房的高梁垛上进行。从审讯中,知道她叫赵一曼,二十七岁,在妇女抗日会工作,家庭是个富户,本人受过中国女性的最高教育。在以上这些问题上,她态度坦然,答语明快。 
  当问她关于赵尚志部队的事时,她回答:“关于抗日联军的事,我不知道。” 
  我问她是不是共产党员,在党内是什么地位。她回答说:“我同共产党没有关系。”我问她:“为什么进行抗日活动?”一听这问题,她一下子提高了声调,作了义正辞严的回答,与其说是回答我的问题,不如说是对日军的控诉。她说:“我是中国人,日本军侵略中国以来的行动,不是几句话所能道尽的。如果你是中国人,对于日军目前在珠河县的行动将怎样想呢?中国人反抗这样的日军难道还用得着解释吗?”接着她就“日本军是保卫中国不受他国侵略”,“日满一德一心”是“兄弟之邦”等问题作了揭露。她那种激愤之情,在我看来简直不象个身负重伤的人。她对日本军固然很义愤,但讲得有条有理,使人一听就懂。当翻译把她的话向我翻译时,赵一曼就盯着翻译的嘴,生怕他翻不全似的,翻完了又继续讲,滔滔不绝,确是个有口才的人。我不知不觉地成了她的宣传对象了。我就说:“好啦,别扯这些闲话了,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就够了”,阻止她再往下谈。从她的谈话内容和态度上看,我觉得她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我到远间的宿舍 里去,远间正在洗战斗的尘污。我对他说:“喂,可捉到一个了不起的人了!”远间说:“是嘛!是怎样一个人啊?”我说:“还不太清楚,但是从教育程度上看,从讲话的态度上看,我认为是个在中共里占有重要地位的人。”远间问:“那么,她的生命怎样呢?”我说:“问题就在这里,对这样强硬的女人进行审讯可不那么简单,若是听凭她死掉,我们就立不了功啦。总之,最好找一个高明的大夫来。”远间吩咐仆役唤来一个警察队员,叫他去找大夫。 
上一篇:鉴湖女侠秋瑾 下一篇:李大钊同志永远活在我心中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