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示弱计:诱钟松部轻敌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彭德怀判断,钟松部必经沙家店东进,决定集中兵力在此歼灭之。果断部署:第三纵队及绥德军分区第四、六团,以一部占领当川寺以北至炮梁村一线高地,主力进至当川寺西南高地隐蔽集结,牵制敌前梯队行动;第一纵队第一步集结于高柏山、老虎圪塔地区,待敌前梯队与我第三纵队接触时,主力绕至沙家店东南地区侧击敌后梯队,以一部兵力切断沙家店至镇川堡敌之退路并向镇川堡方向派出警戒;第二纵队及教导旅隐蔽集结于沙家店以北之寺沟、杜渠地区,新编第四旅隐蔽集结于朱家井、二郞山、中峁沟地区,待敌前梯队通过并与我第三纵队接触、第二纵队断敌退路后,向敌后梯队发起攻击。战役分两阶段:先重点歼灭敌后梯队,再重点歼前梯队。作战命令下达后彭碰到察看地形回来的第二纵队司令员王震说: “现在刘戡在东,钟松在西,他们相隔近百里。我们一定要在他们合围前消灭钟松第三十六师。二纵有什么困难吗?”王震说: “困难的确不少,最大的困难是缺粮,大家都饿得发慌。就是天大的困难我们也要克服,坚决打好这一仗,消灭敌三十六师!”
 
18 日,天空突降瓢泼大雨,道路泥泞难行。西北野战军官兵冒雨急行军,抢在敌人前到达预定位置隐蔽下来,迎击敌三十六师。上午 10点许,钟前梯队赶到乌龙铺以南地区,突然枪声大作。我三纵对敌一二三旅阻击作战后撤退。刘子奇速将此报告了钟。午后,在常家高山附近我一纵、二纵对钟后梯队也阻击一段时间后撤离。有人提醒钟松,西北野战军主力可能埋伏在此。但被“榆林大捷”冲昏头脑的他竟不以为然哈哈大笑道: “共产党吃掉别的部队,想吃掉我三十六师?做梦!”他自认为天下无敌,压根儿就不把西北野战军放在眼里,看四周地形后说: “这一带地形,就不适合作战。共军在这里打伏击,难道彭德怀疯了吗?”的确如此。我军侧水侧敌,这种地形历来是兵家大忌。
 
钟松误以为我军故意后撤是被其打败逃跑,下令部队继续前进。黄昏敌前梯队一二三旅被诱到乌龙铺北山。刘子奇担心进入乌龙铺可能被我军包围就命令部队就地宿营。敌第三十六师师部及一六五旅(缺第四九三团)被诱到沙家店及其西南地区。
 
19 日,敌第一二三旅往前推进到刘家沟,刘戡率领的整编第二十九军部、整编第九十师以及第五十五旅、第十二旅进占神泉堡、葭县、李家庄、桃向圪塔等地。彭德怀判断,敌军尚未发现我作战意图,钟松部仍会经沙家店东进,决定执行原作战计划,并作一些调整:以第一纵队独立第一旅进至沙家店以南地区,并向镇川堡方向派出警戒;第三五八旅进至沙家店以西地区;第二纵队进至沙家店以北、以东地区;教导旅位于常辛庄地区。以上各部限 20 日拂晓前进入指定地区,7 时向沙家店地区之敌发起进攻。新编第四旅位于聂家畔一带,准备抗击乌龙铺方向回援之敌,并相机歼敌。第三纵队(配属绥德军分区第四团、第六团)集结于王家畔地区,牵制敌援兵。
 
当敌第三十六师后梯队从镇川堡出发,准备经沙家店向乌龙铺推进之际,彭德怀下令: “彻底消灭三十六师,是我西北战场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的开始,是收复延安解放大西北的开始。为着人民解放事业,你们要发扬英勇精神,立即消灭三十六师,活捉钟松。完成胜利的战斗任务!”当天各参战部队迅速向沙家店地区集结,包围沙家店。到晚间不断传来沙家店周围西北野战军大部队活动的消息,钟松这才恍然大悟但为时已晚,其已被分割包围。他即令部队在泥沟则以北、张家坪以东占领阵地、抢修工事,同时急电刘子奇率部回援:“本日下午以来,解放军分几路逐渐向沙家店前进,可能是其主力有围攻师部之企图,命一二三旅迅即向沙家店靠拢。”接令后刘犹豫起来。上峰有令,不能不从。但夜幕已降临,下起倾盆大雨,所部距离师部有 30 多里路,途中有高山和深谷,地形十分危险且无掩护。若执行命令无异于将自己置于绝境。刘绞尽脑汁在与其参谋长商量后决定派出配属他指挥的第一六五旅四九三团连夜回援师部,等次日天亮后他再率一二三旅行动。
20 日拂晓雨停了!西北野战军向敌军发起猛烈进攻,沙家店四周枪声大作,火光冲天,硝烟弥漫。第一纵队第三五八旅向沙家店东南高地、独立第一旅向沙家店以南敌阵地分别攻击。敌军凭借其有利地形,拼死抵抗。经过浴血奋战到上午 10 时许,第一纵队终于占领沙家店、均家沟以东一线高地。第二纵队各部也向敌攻击。在我军将士猛烈进攻下敌军不断后撤至张家坪南山至常辛庄以南高地一线。钟松知道大事不好,连忙打电报向胡宗南求救。胡急令离沙家店最近的刘戡驰援第三十六师。本来,刘急匆匆率部赶到黄河边时不见我军一个人影就十分恼火,现在又让他急救钟松部,心中一百个不情愿。在胡一再催逼下,刘戡指挥所部缓慢向沙家店方向前行。我军第三纵队在乌龙铺西北地区奋勇战斗,坚决阻击向西回援之敌刘戡所部。刘、钟前锋部队相隔仅二三十里路,在我军官兵的顽强阻击下刘所部始终未越过这短短几十里路程,确保了西北野战军主力部队的作战行动。午后,我第一、第二纵队向敌第三十六师主力进攻,到下午 6 时许敌军全线崩溃。我军乘胜追击,除钟松及第一六五旅旅长李日基等少数人逃脱外其余全被歼。黄昏前,我教导旅与新编第四旅全歼敌第一二三旅。
 
之后,我军迅速撤出战斗,沙家店战役以我军全胜宣告结束。当这一消息传到中共中央机关时极少喝酒的毛泽东一连声地要酒。彭打电话给毛报告沙家店战役情况,电话里毛连声称赞西北野战军打得好。放下电话彭淡淡地说了一句:“最困难的日子过去了!”
上一篇:彭德怀声东击西计:诱钟松部东进 下一篇:冯玉祥与抗日同盟军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