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南起:我曾与毛岸英共事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当下中央电视台正在热播纪念抗美援朝60周年献礼片、电视剧《毛岸英》。共和国上将赵南起每天晚上8时起就守在电视机前。忆及毛岸英的牺牲,他心底隐隐作痛;对自己与毛岸英相识、相处的情景,他记忆犹新。赵南起精神矍铄,腰背板直,声音铿锵,言行举止透洒着军人的特质。60年前那场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去,但留在赵南起将军心中的是永不褪色的记忆、永无止歇的怀念和刻不忘怀的历史责任感。走近赵南起,我们既窥视到他那传奇的身世、起落的经历,更为他那亦将亦兵的情怀,视名利淡如水、看事业重如山的情操感动和激励……
 
  角色变了,赤子情怀没有变
 
  1995年7月31日,是赵南起在军事科学院工作的最后一天,也是他服现役的最后一天。这天,将军起得格外早,他从衣柜中拿出军装亲自熨烫整齐,然后戴上眼镜将一副新的上将夏季肩章缀好。穿戴好,他站在穿衣镜前仔细打量自己,许久之后才转过身笑问夫人:“怎么样?还合身吧?”夫人林春淑连连称赞:“合身,合身!”作为相濡以沫几十年的妻子,她完全理解丈夫此时的心情,因为她和丈夫一样都曾是军人,对穿了几十年的军装有着特殊的感情。
 
  1954年春,由于在朝鲜战场潮湿的防空洞呆久了,赵南起的关节炎病加重,几乎难以行走,只好回国休养。期间,赵南起与志愿军后勤部直属医院护士林春淑相识并结为秦晋之好,夫妻俩相携相伴,互为支撑,一同走过几十年的风雨岁月。
 
  “文化大革命”期间,时任延边军分区政委和军管会副主任的赵南起遭到造反派的批判。和当时许多普通家庭一样,赵南起一家历经了磨难。造反派派出的“敢闯队”隔三差五地抄赵南起的家。1967年9月中旬,赵南起被免除职务,彻底打倒,林春淑也被勒令到农村接受劳动改造。赵南起的弟弟本来在部队准备提干,但也受他牵连复员回家。被军管会扫地出门的孩子们,不得不跟着赵南起来到长春。由于粮食供给关系不能转到长春来,赵南起只好到饭店买玉米窝头给孩子们吃,尽管精打细算,每月40元的生活费只能维持半个多月。小女儿饿得整天哭,懂事的哥哥怕爸爸难受,就领着妹妹去做游戏。
 
  虽然家人在自己人生低谷时受到连累,但赵南起担任中央军委总后勤部部长时却绝不允许家人“沾光”。那时,赵南起给自己和身边人“约法八章”,其中第八条是:不准把子女安排在自己的直辖单位工作。当得知二女儿和儿媳被调进总后系统工作后,赵南起坚决把她们俩劝离了。
 
  朝鲜族是一个重感情的民族,血管里流着朝鲜族血液的赵南起,无论是身处逆境中还是飞黄腾达时,他都倍加珍惜与普通人的朴素感情。
 
  吉林省延边州的朴春逢师傅一生都难以忘记1978年4月19日这个日子,那是他给时任州委书记的赵南起做专职司机的第一天。朴师傅还记得,一点没有官架子的赵南起亲切地与自己握手说:“如果我有什么不周的地方,请你批评指正。”此后一连5年,朴师傅一直为赵南起开车,与赵南起结下深厚友谊。当得知朴师傅的儿子结婚的消息后,赵南起还特意带上礼品到朴师傅家表示祝贺。1983年3月,赵南起当选吉林省委书记离开延吉去长春时,朴师傅知道是自己最后一次为老领导开车,不由流下难舍的热泪。
上一篇:陈希同:回忆父亲陈士榘上将 下一篇:彭德怀为58年的事向萧克道歉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