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钊临刑前是否发表演讲?
分类:评论研究 热度:

1927年4月28日,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李大钊,在奉系军阀统治下的北京城走上绞刑台。关于李大钊英勇就义的情景,当时的报纸留有一些比较详细的报道。然而,由于种种缘故,后来的追述却似乎有意无意地加进了某些主观臆测的内容。
 
人民出版社1979年4月出版的《李大钊传》中写道:
 
在这绞刑架下,在杀人的刑台上,大钊同志发表了最后一次慷慨激昂的演说,并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表现了他对死亡和对反动派最大的蔑视,对党、对共产主义事业的坚定信念。他嘲笑那些杀害他的匪徒“好像热锅里的游鱼一样,还想昏头晕脑地来演丑戏”。他说:“不能因为你们今天绞死了我,就绞死了伟大的共产主义!我们已经培养了很多同志,如同红花的种子,撒遍各地!我们深信,共产主义在中国、在世界,必然要得到光荣的胜利!”
应当说,这段记述带有明显的“硬伤”。“硬伤”主要涉及李大钊在刑场上是否发表过临终演说,有没有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对此,《李大钊传》出版不久,一些研究李大钊的专家就提出了质疑。李大钊简介
 
没有确凿的史料表明,当时李大钊发表了临终演说。一是当时的刑场是封闭的,除了执刑者和戒备的宪兵、军警,未放进任何群众围观,也没有允许进入刑场采访的记者,李大钊无以向谁发表临终演说。
 
二是李大钊果真发表演说的话,当时寻访过执刑者,了解有关情况的报道不会只字不露。《北洋画报》当时发表的署名“王郎自京师寄”的通讯《处决李大钊等琐闻》,所云“未几执行吏来,首以李大钊送往绞刑台。李见此,知已不免,乃曰:‘请以纸笔来,俟书一遗嘱。’执刑者曰,此时已晚,由不得汝矣。李无言,神色尚未变,既上。执刑者令其颈稍伸长,李如言应之,厥态殊从容。二十分钟始绝”,应是当时真实的情况。从中可知,李大钊临刑时的表现,堪称是从容、镇定,毫无畏惧的。
 
另外,新中国建立之初,张次溪先生在编著《李大钊先生传》时,在“遇难前后”一章,曾经记录了当年一个狱卒提供的情况:“在临刑前,他要向群众发表最后的说话,但却被押解的士兵,一拳击倒在地上,”“送上绞台,先生拟留遗嘱,亦不得允许。”(所谓“群众”当是在场的狱卒等)这是一个李大钊临终未能发表演说的直接证言。
据笔者了解,《李大钊传》主要执笔者之一,后来成为中共中央党校中共党史教研部教授的朱乔森在《李大钊传》出版不久,就曾向研究李大钊的著名专家张静如等坦言,李大钊发表临终演说的情节是根据推测“编写”的,李大钊说的那段话也是根据李大钊当时的思想和话语“编写”的,为的是显示李大钊的英雄气概和崇高理想。据有关回忆文章介绍,在当时斗争环境越来越险恶的情况下,李大钊的表姑曾经问他:“你们老搞这事,也不怕吗?人家那样厉害,兵权在手,今日赶,明日捉,把你们从这儿赶到那儿,你们不是自讨苦吃吗?”李大钊当时的回答是:“他们就好比是一堵墙,我们捣来捣去,总会把这堵墙给捣垮的。”又说:“怕什么!早晚我们是要胜利的。我们的主义,就像庄稼的种子一样,到处都撒遍了,他们是破坏不了的。他们破坏了这儿,还有那儿长起来,没有关系。”后面的这句话,当是“编写”李大钊临终演讲的主要“蓝本”。
 
至于李大钊临刑前是否高呼过“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目前尚缺乏历史依据。
上一篇:徐深吉巧打“麻雀战” 下一篇:揭秘:朱德最后一个军礼敬给谁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最后34天
    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最后34天
    这是一位普通而又传奇的老人。说他普通是因为他与常人一样工作生活,说他传奇是因为50年前他曾与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儿子---毛岸英并肩在朝鲜战斗生活
  • 敬畏历史,就是捍卫良知
    敬畏历史,就是捍卫良知
    近日,备受关注的侮辱革命烈士邱少云案一审宣判,二被告被判决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消息传来,人们都说痛快。 快中有痛。现实中,总
  • 明知道生气不好为什么还是忍不住发脾气
    明知道生气不好为什么还是忍不住发脾气
    有一次老公想陪同同事去酒吧,他先询问了我的意见,也问我去不去。我不想去,因为我真的不喜欢人际应酬,但我也同意了他去。其实我是有些不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