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位革命者被日军残忍杀害
分类:英烈报道 热度:

        坐东向西,隔着田洋,面朝大海,东方市感城镇感城村的麦家祠堂虽然比较破败,但传统的“抬梁+穿斗”式结构还很坚挺,木料被涂上红色的油漆后,显得格外醒目。
 
  “你们到村里,随便问一个中年人或老年人,谁不知道66年前,发生在我们麦家祠堂的那场惨案?”感城村支书麦笃宏刚见到记者一行,情绪就激动起来。
 
  “麦家祠惨案”到底有多惨?84岁的麦贤尧老人,是惨案发生后现场目击者之一,他告诉记者:“祠堂里都是尸体,血流了一地,泡过了我的脚踝!”
 
  当时18岁的他见此情景之后,呕吐不已,连续几天吃不下饭。“几乎每位死者都有一只耳朵被割掉,估计是拿回去邀功请赏了;有的男女被杀害后,尸体还遭受了侮辱。敌人太残忍、太没人道了!”
 
  那一幕,恐怕一辈子都在麦贤尧的心理上留下了抹不去的巨大阴影。
 
  进驻感城
 
  在省作协会员、东方市史志办主任科员黄文的帮助和梳理之下,记者得以了解“麦家祠惨案”的前前后后。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当时,感城一带的日寇刚刚投降,还没有集结到那大军部,墟内仍驻有尚未受降的日军和伪军。
  琼崖共产党的部队遵照中共中央关于号召各解放区军民迅速前进,收缴日伪武器,接受日军投降,向一切敌占城市和交通要道开展进攻的军事部署行动的指示,中共昌感崖联合县县委决定派副县长王廷俊(感城村人)和琼崖独立纵队二支队三大队副政委张愚,率领新编第八中队和地方干部到感城外围活动,准备与张应桓的第九中队一起进入感城墟,接收日军武器。
 
  9月2日上午,八中队和九中队来到宝上村。宝上村在北,感城墟在南,中间隔着感恩河,相距约2公里。中午时分,昌感崖联合县政府粮食科长王康宁(家乡在感城以南的板桥村)奉命前来传达命令:张应桓率第九中队到该县北部的新街地区活动,王廷俊和张愚率八中队和地方干部进驻感城墟接受日军投降,并召开庆祝大会。
 
  考虑到感城是国民党历届感恩县政府的驻地,本着慎重起见的态度,王廷俊和张愚先派人潜入感城村了解情况,确认那里秩序稳定后,于当夜子时住进了感城村有坚固围墙的麦家祠堂。
 
  “一切行动都显得很安全和稳妥,但悲剧总发生在意想之外。”黄文说。
 
   血染祠堂
 
  王廷俊他们的行动还是被敌人察觉。
 
  当地国民党反动头子苏秀谦和伪维持会会长庄继周感到十分恐慌,尤其是苏秀谦,他是感恩县一霸,历来垄断着当地的妓院、赌场和烟馆生意,怎能容许正义的人民武装来“坏”了他的好事?
 
  恐慌之余,他们探知英勇善战,而且装备较好的九中队已经北上,只有八中队入驻感城,认为这是天赐良机,于是当即与另一个反动头子林克裕,连夜纠集了400多人的武装力量,准备“吃掉”只有60余人的八中队。
 
  9月3日中午,苏秀谦等人将麦家祠堂团团围住,然后发起疯狂进攻。
  面对敌人的汹汹来势,王廷俊等人利用围墙作为屏障,沉着应战,狠狠地还击来犯之敌,围墙外的敌兵死伤一片。
 
  为了消灭更多的敌兵,王康宁干脆爬上祠堂的制高点———牌楼,在上面不但可以把敌人看得清清楚楚,指挥下面的战友反击,还有利于个人歼敌,敌人只要进入有效射程内,王康宁就一枪一个,让他们有来无回。
 
  黄文说,下午时分,感恩河北岸宝上村的40多名民兵闻讯赶来救援,但由于武器落后,加之河水暴涨,他们无法趟过感恩河,最终被敌人击退。
 
  在麦家祠堂,双方酣战已4个小时,且在难分胜负之际,苏秀谦和庄继周等人从日军那里弄来了几箱手榴弹,全部投进面积不足一亩的祠堂之内,八中队官兵被炸得尸首相枕。王康宁受了枪伤之后,掉落下来,被战友的尸体所掩埋。
 
  感觉祠堂里没有动静之后,敌人才冲进去,或补枪,或毁尸……
 
  死里逃生
 
  双方激战时,麦贤尧和母亲就在祠堂后面的家里,激烈的枪声吓得他躲到了床底下。傍晚的时候,他走进祠堂,看到了那惨不忍睹的一幕……
 
  经过事后调查,“麦家祠惨案”共有107人牺牲,这当中包括当地的干部和民兵队伍。王廷俊和他的三弟王孟瑞、五弟王人俊都在战斗中捐躯。
 
  有4人在惨案中幸免于难,他们分别是王康宁、吴以炳、麦建云和孙若(女)。王康宁是在入夜后才从血泊中苏醒过来,怀着悲愤之情,带着其余3位幸存者,踉踉跄跄地朝东北方向的抱利革命根据地转移。
 
  麦贤尧等老人还记得王康宁他们离去时悲壮的背影。
 
  王康宁后来曾出任昌感县公安局局长、副县长、县长、海南铁矿副矿长,后来又到广东惠阳地区工作,1984年在惠州病逝,享年65岁。
 
  抗战刚刚胜利,国民党反动势力的屠刀就挥向同胞,何其残忍!个中原因又是什么?
 
  原来,在接受日军投降,接收日军武装的过程中,国民党琼崖当局不接受琼崖特委提出的“分区受降”的合理建议,甚至动用武力阻止人民抗日武装接收日军武器,制造了震惊全琼的“麦家祠惨案”;几乎与此同时,琼山、文昌等地区也发生了类似的事件,由于人民抗日武装的克制和警惕,才避免了“麦家祠惨案”的重演。
 
  值得告慰先烈的是,制造“麦家祠惨案”的主凶解放后便伏法。苏秀谦于1948年曾当上国民党的“国大代表”,海南解放时逃到三亚崖城,1951年被逮捕,就地正法。此外,苏秀谦的帮凶林克裕也在海南解放后被枪毙;庄继周在解放前夕逃往台湾,最终客死他乡。
上一篇:狼牙山五壮士:书写民族气节的经典篇章 下一篇:志愿军老兵相聚塔子山 曾用身体当炮架挡敌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彭雪枫:娄山关下的铁血英雄
    彭雪枫:娄山关下的铁血英雄
    他曾被誉为中央红军中优秀的青年将领,模范的政治委员;长征途中,娄山关、遵义、土城等众多著名的战斗都记录着他的光辉名字;他同时又是抗战时期
  • 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牺牲前后
    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牺牲前后
    毛泽东主席的长子毛岸英,1950年10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被称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第一个志愿兵。同年11月25日在志愿军总部驻地朝鲜大榆洞牺牲。关于毛